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河南省遂平县褚堂乡村民土地遭强卖调查

来源:法讯网 作者:张妍 日期:2019-01-02

河南省遂平县村民土地遭强卖调查——褚堂乡书记和乡长及县国土局长涉嫌受贿和渎职

    ---当地村民说:遂平县国土局领导和褚堂乡领导涉嫌受贿和渎职,国家扶贫政策在褚堂乡遭遇“肠梗阻”、许多贫困户“被脱贫”。

上图为:褚堂乡政府


    法讯网撰稿:(河南经济与法制张妍):近日,网民反映:河南省遂平县褚堂乡于楼村麦子张组张新成、杨华家的5.4亩土地在租赁期间其不知情的情况下遭遇政府强卖给了承租户,受害村民先后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此事过去一年多了也没有得到合理解决。近日本网前往当地调查:

    当地群众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众所周知乡领导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人,许多民生问题还是难以解决,连国家的扶贫政策在遂平县褚堂乡遭遇“肠梗阻”,为此褚堂乡书记冯涛和乡长秦启智都因扶贫不力受了处分。

    12月17日记者来到遂平县褚堂乡于楼村麦子张组张新成、杨华夫妇家。张新成拿出遂平县人民政府给驻马店市民意快线的回复让记者看,内容如下:感谢你对市委民意快线的信任。经遂平县调查回复,2012年9月,王付文同于楼村麦子张组7名群众签订了租赁合同(张红宾6.75亩、张景会5.4亩、王书阁6.75亩、杨华5.4亩、郭霞玲4.05亩、张保现4.05亩、程德6.7亩,共计39.1亩),租期20年,王付文在该地块上建设了门厂。

    2016年5月6日经河南省人民政府批准土地征收(豫政土【2016】576号)文规定,将其中的23.56亩改为国有建设土地,包含张红宾6.75亩、张景会5.4亩、王书阁6.75亩、杨华5.4亩土地。在2017年8月14日由遂平县人民政府关于将SP-2017-26号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实行公开出让的决定。2017年9月15日由遂平县同发门业通过公开交易,竞得该宗地得使用权。张红宾6.75亩、张景会5.4亩、王书阁6.75亩征地补偿款均发放到位,杨华5.4亩征地补偿款以征地标准低为由一直未领取。

    褚堂乡政府、于楼村村委与杨华多次沟通,在其不愿意领取征地补偿款的情况下,给杨华提出两种补偿方式:第一种为以1.3亩算1亩的标准给予调地,第二种以每亩地1500元的租金为其继续发放租地款。但是杨华一直以征地补偿款标准低为由不同意村组提出的其他补偿方式。

    对此当事人说:这两种补偿方案让外人来看表面上是可以,对于我家来说实际上是个“坑”。第一种:以1.3亩的标准给予调地看似公正,我赚了便宜,但实际情况是我们组可调动的地都是不长庄稼的荒地。而我租出去的口粮地是交通便利浇灌方便优等可耕地,荒地三亩产的粮食也抵不上我租出去一亩土地产的粮食。第二种:以每亩1500元的租金继续给我发放,这条看似比我以前每亩1200元租金多了300元,但实际是坑害我合法权益的一大陷阱,我租出去的土地没有依法给予确权,每亩1500元的租金,如果不确权土地租赁合同到期,土地的所有权归谁?

    综上所诉:遂平县褚堂乡政府领导和县国土资源局领导涉嫌违法为私企老板非法占地规避处罚,从而达到非法渔利坑害百姓的目的.

    就此事件,当地群众指出乡政府和遂平县国土资源局存在以下三处违规违法行为:

    违法行为之一:乡政府和县国土局暗箱操作,为违法占地的工厂充当保护伞。当事人先后多次申请征地信息公开,不按规定时间公开。

    违法行为二:征地程序违法,被征收的四户土地所有权人:张红宾、张景会、王书阁、杨华均不知情,只是在接到通知领款时才知道自己出租的土地在合同未到期时被政府给卖了租地人王付文。

    违法之三:该厂未批先建 镇政府领导和县国土局领导涉嫌受贿和渎职。遂平县政府回复市民意快线称:2017年9月15日由遂平县同发门业通过公开交易竟得该土地使用权。而事实上,该企业于2012年9月23日签订租地合同之后就开始改变土地用途,建门厂。这距其获得土地使用权日期相差了五年之久。一个厂建成并经营了五年才取得土地使用权。这说明了什么,当地群众说这是典型的钱权交易的结果。遂平县国土资源局局长、褚堂乡书记和乡长没受贿说到天边也不会有人相信!要么就是这三位领导存在严重渎职行为。
    采访中,当地群众多次说,褚堂乡的书记冯涛和乡长秦启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人,是最善于做表面工作,欺上瞒下、欺骗国家、坑害群众、中饱私囊。
    在褚堂乡褚堂村,村民指着临路麦地打的灌溉机井说,这些井已经打好四、五年了,因配套设备不完备根本无法使用,一次水也没浇过,乡领导只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达到骗取国家项目资金之目的。
    在落实国家政策方面更是把表面工作做到了极致。如扶贫工作,更加显示出乡领导欺上瞒下的本领。可惜中央巡视组有火眼金睛识破了,书记冯涛和乡长秦启智都受了处分。然而,此二人继续做表面文章致使国家惠民扶贫政策落实不到实处,许多贫困户“被脱贫”。
    在褚堂乡于楼村委金庄组。村民李喜明68岁,家中只有父子二人,儿子四十多岁了因困难至今单身。李喜明说,他是乡里让其脱贫的,脱贫前和脱贫后没有啥区别,就是给他安排护河,每个月300元的工资。
    在褚堂乡沟南刘村北王庄组,一位姓郭的贫困户(被迫脱贫)说:他今年才四五十岁,看上去像70多岁的人,夫妻二人都患有慢性病,长年吃药,一个儿子十六岁,因家里供应不起而辍学了。为生活所迫妻子带着病外出打工,每个月不固定收入两千元左右。乡里就说他家脱贫了,就不在享受贫困户待遇。在其是贫困户期间,他因病不能干重体力活,由于有养殖技术,向乡里提出想让乡里帮扶搞养殖,结果没有一位领导答应帮他。现在他家因患病的妻子常年外出打工而被乡里认为可以脱贫了。而事实上,他家脱贫前后也没有啥区别。一旦妻子病情加重不能打工了,他家又会陷入贫困的绝境,在他家中,记者看到他吃过的药瓶堆了几堆,着实让人心寒。
    沟南刘村大刘庄村民告诉记者,该组十七户贫困户只有四户符合条件,其余的均是与村、乡领导有亲、朋关系弄成的贫困户,骗取相关优抚待遇。国家的惠民政策大都被乡、村领导干部送了人情。对于真正的贫困户,乡政府是如何帮助他们的呢?记者分别与贫困户家庭帮扶明白卡上的乡政府帮扶人员电话或短信联系,均以与乡领导汇报为由拒绝回复记者提出的问题。

    当记者问贫困户目前政府的帮扶下到2020年能否脱贫时,有的表示政府让脱贫就脱贫了,有的回答不知道。这个中滋味只有贫困户人心中明白。在完成此稿件后,记者将此文涉及到的问题分别短信给褚堂乡的书记冯涛、乡长秦启智和县国土局局长。国土局电话回复称国土部门的手续是完备的,是乡政府领导采取欺骗的手段上报的,记得当时问政府,群众的补偿是否到位,答,都补偿到位了,没想到到现在还有一家因不同意而没有领取征地补偿。而褚堂乡的书记冯涛短息回复:感谢你对褚堂工作提出的批评和建议,希望贵单位与遂平县委宣传部联系,我们配合。

上图为:偷工减料的灌溉机井

上图为:国家投巨资修建现代农业项目(灌溉机井因为没有配套设施)却成为了摆设
上图为:没有配套灌溉设施机井的标牌
上图为:被脱贫户的联系卡

本文地址:http://www.xazcw.top/DiaoCha/201901/4999.asp,转载请注明出处。

雄安之窗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雄安之窗网:XXX(署名)”,除与雄安之窗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联系mr888@163.com;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雄安之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若因版权、失实等侵权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雄安之窗网处理。联系QQ:2387182710

0 | | admin |
本文评论
姓名:
字数
    内容分类